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我的教师生涯
=我的教师生涯

我在自己骂骂咧咧的诅咒声中下了那辆颠得我屁股很痛的小巴车,身上那个
随我到这个荒凉小村来的背包被我狠狠的甩在了肩膀上。
? ? “王八羔子的,老子好歹也是个正规师范毕业生,竟然被下放到这种狗不拉
屎,鸟不生蛋的地方。我拷,有沒有天理啊?”
? ? 唉,沒办法,我家里不是什麽高干家庭,老头子和老娘都是正正经经拿工资
吃饭的工人,家里一沒钱来二沒道,使得我这个天资聪颖的高才在大学毕业后竟
然被通知到乡下一所中学教书。
? ? 我在收到通知的时候像鲁迅先生的那种出离的愤怒。我所认识的身边的那些
高干子弟,平时灯红酒绿的,沒看书人家也弄了个大学来读,和他们在一起的时
候发现他们换马子的速度比我换衣服还快。可怜我,在沒有经济基础做爲强大后
盾的情况下连多看女孩子一眼都沒勇气。生怕那女孩子对我甜甜一笑我就完了。
? ? 因爲我会爲了那一笑付出的代价将是下半个月的伙食全部改成方便面.
? ? 唉,“人比人,气死人。”老娘的淳淳教诲一直响在我耳边,熬吧,熬到毕
业后咱就出头了。谁知现在……手里那张通知被我握得皱巴巴的,我要自己去闯
荡。在我下定决心打好背包后竟被母亲含泪的眼光留住了,她说好歹是个职业,
虽然当乡村教师钱不多,但毕竟是个稳当的职业,咱不图啥,就图一日三餐能自
保。我再不说话,第二天就走马上任来到这个叫杨梅坳的破地方。
? ? 我抬眼看了看,眼前一条曲折的黄泥小路在两旁树的拥护下似乎沒有盡头。
? ? 这该死的小巴,停在这地方,一个人也沒有,我沒去过怎麽去啊?想找个人
问路都沒有。沒办法了,只好见山过山,见河过河,找到个人问路再说,我就沿
着这条路走了。
? ? 我一边踢着路上的石子,一边傻傻的回想过去:
? ? “班上那个小静确实不错,脸蛋漂亮奶子大,心眼又好,唉,可惜啊,怎麽
会被肥波那头猪给泡上了?”
? ? “阿爆的马子也不错,那样子够骚,上床肯定是淫水哗哗流那种。”
? ? “小D那马子上次对我笑的那麽暧昧,肯定有搞头,唉,当时怎麽就因爲什
麽朋友妻,不可戏,白白浪费机会了……他妈的,哪个狗王八蛋说的这话?害得
老子现在还是处男!”
? ? ……
? ? 一路上,我就这麽遐想着,本人虽然穷困落泊,却也是超级无敌大帅哥一个
啊,当初怎麽沒人看上我啊?本人176公分,70公斤的身材应该算是标准,
高挺的鼻子上架着副眼镜,一脸的书生气,有时候想想自己不当老师好像还真的
不太对得起自己长相。
? ? 自我陶醉了一番后,心情开始有点好转,我开始预想着到学校后的事了。不
知不觉走了有2-3里路,还沒见个人影,不觉尿意大起。我回头看了看身后,
沒人跟着,前面的小路是个拐弯,听听好像也沒有人走过来的声音,就在这路边
解决吧。
? ? 当我正准备掏家伙的时候又想,“万一那个拐弯有个和猪比美的MM出来,
那本帅哥的清白不就完了?我这家伙除了老娘还沒別的女人见过呢!被男人撞到
也不好,一来有损我的祖国园丁的形象,二来嘛,恐怕他们会自卑,嗯,还是到
路边的林子里去解决好了。”我拉起拉链走进了路边的林子里。
? ? 路边开始的树是稀稀拉拉的,我还是怕被人撞见,就往深处走,渐渐的树多
了起来,密麻的到处是。就这棵了,哈哈。我选了颗很大的树站定,解开裤子。
? ? “唔……好舒服啊,不知道秦始皇在泰山五大夫(指5棵被秦始皇册封的大
树)那有沒有拉过尿呢?呵呵。”我想着不觉得笑意露了出来。
? ? 打了个冷颤正准备收鸟回笼的时候,我听见了附近一棵树旁那一人高的蒿草
发出了悉悉索索的声音。“有人在那?!”我赶紧拉好裤子,定定的盯着看,只
见蒿草不断的摇动。
? ? “是人还是动物?”我怀着疑惑慢慢走近,在距离还有30步左右,我听见
了女人的咿咿唔唔的声音,“不会吧?大白天的有人在这打野炮?”哈,平时只
在A片上看过,现在终于可以看现场直播了。
? ? 我怀着激动和好奇的心情小心的绕到那从蒿草的边上去,一件碎花布的衣服
露了个角在草外,更加肯定我的猜想了,于是我慢慢的接近……
? ? (二)
? ? 农村野外的蒿草可真高,一个小孩扎进去还真看不出人影来。我放慢脚步悄
悄的接近到距离那香艳的地方只有10来步的一蓬蒿草中,我轻轻的把身体藏在
蒿草中,慢慢的放下我的背包,因爲我生怕弄出声音来好戏沒得看,还得被人打
破头。我环顾了一下四周,觉得沒人可以看出我在这了,才放心地欣赏免费的表
演。我用手轻轻的把挡住视缐的几根蒿草拨到一边去,就看到了一个白生生的肉
体正在上下运动。
? ? 「女上男下,日哦,这男的真他妈的会享受!」虽然我沒有性爱的经历,不
过常听宿舍那帮损友议论起什麽姿势最享受,什麽姿势最刺激等等,加上到校外
和民工挤在一起看A片得回的经验,因此我对这个姿势并不陌生。
? ? 只见那女的跪坐在男人的大腿根部,两只白嫩的手臂撑着男人的小腿,雪白
的肥臀上下颠簸着,坐到那男的大腿根泛起一圈圈外扩的臀浪,她胸前的那两个
奶子也随着上下的运动在跳动着,活像两只小白兔,可惜我只能从她手臂旁边看
到乳房的侧面,不过由此推断尺寸应该不小。
? ? 她的腰肢略嫌粗了点,背部因肩胛骨外扩的原故,嵴椎那条缐聚集了好多汗
水,几缕散落的头发洒落在后颈上,长发只在后脑勺这打了个结。她的头疑迷的
摇着,口中发出「咿咿唔唔」的呻吟,看来正在逐渐亢奋中。唉,可惜,看不到
正面,不知长什麽样,还有最精彩的部位也被那肥臀挡住了。
? ? 盡管如此,我的小弟还是一跳一跳地向他们表示谢意。我不甘心,继续等待
一窥全貌的机会。我两眼死死盯着那肥臀以下的部位,终于,那女的也许在男人
的小腿撑累了,把两手转扑在男人的胸口上,她的身子也跟着向前倾了少许,这
少许已经足够让我看到了我想看的精彩。随着肥臀的上下移动,我看到了一条黑
乎乎的肉棍插在两片肥厚的肉唇中间,两片肉唇长了不少黑毛,从里面流出来的
淫液搅和着黑毛,形成一撮撮状。
? ? 「阿根,我有点累了,换你在上面吧!」这时候那女的停下了运动伏在男人
的身上,小声的对男人说着。就因爲她这个更大幅度的倾身动作,使我得以看到
她更多的阴部,那条肉棍仍然被两片肉唇夹着,肉唇的边缘渗着粘粘的淫水,淫
水顺着肉棍流了下来,那男人的蛋蛋也粘满了淫水。
? ? 「这妞水真多啊!」我的喉结紧了一下,吞了一口口水。接着那叫阿根的男
人叫这女的转个身狗爬着,他就爬到了这女的肥臀后,一挺棒子直插进去,那女
的又开始「咿咿唔唔」的呻吟了。
? ? 被那男人挡住了我的视缐,我可沒兴趣看他的光屁股,再说了我也不屑于看
他那比我小一号的家伙。这时我才观察到他们的环境,他们都把各自的衣服铺在
被压平的蒿草上,避免蒿草把身体弄得痒痒的,被压在衣服底下的蒿草好像很顺
服的样子,看来他们在这办事应该不是一次两次了。
? ? 在我观察得出结论后,我发现那女的呻吟越来越浪,估计她快要到高潮了,
反正沒看头了,我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我慢慢的爬出躲藏的蒿草,悄悄的回归到
那条小路上。
? ? 「嗯,不错,看到这出戏也不枉此行,说不定以后都有得看呢!哈哈」和来
时相比,我的心情明显好了一个档次。我看了看表,下午3点多了,我得赶紧赶
路,別到天黑还是一个人在这荒郊野岭就好。
? ? 「究竟要走到哪时候去啊?」走了半小时我又有点埋怨了,「嗯,那偷情的
男女应该是住在这附近,所以应该离有人住的地方不远,找到人就可以问路了,
反正就这一条路,走下去我就不信找不到人住的地方。」想了一下后我觉得自己
还是很聪明的嘛,心情又好起来了。
? ? 我哼着歌,甩着背包,边走边踢着路上的小石子,「勐虎出笼」,我一个箭
步踩上,踢了一块比较顺眼的小石子。「唉哟!」一个女声发出的相声词让我意
识到我踢中人了。不会吧,早沒人,晚沒人,偏偏这时候有人,而我又沒注意,
被我在学校系里面称之爲「黄金右脚」踢中可不是说着玩的啊。我赶紧跑上前去
看。
? ? 只见一个约摸14-15岁的女孩子双手捧腹蹲在了前面的路上,脸上因剧
痛而惨白,前额的发尖被冷汗贴住了,双目紧闭,小嘴好像狠狠的咬着牙。我吓
坏了,赶忙问道:「小妹子,你怎麽样了?」
? ? 「……」
? ? 「对不起哦,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沒注意看到有人,所以……」
? ? 「这附近有医院或者诊所吗?我送你去看看医生吧!」她还是一言不发,继
续着她那痛苦的样子。
? ? 「很痛是吗?我踢到你哪了?真对不起哦!我……」
? ? 「你扶我起来!」
? ? 「哦,好的。」我背好背包,两个手搀住她的右手臂,在我的帮助下,她站
了起来。
? ? 「能走吗?」我小心翼翼的问。
? ? 「我试试看。」她刚迈出一步就顿住了,左手在小腹下按了一下后就放了下
来。一向观察力很敏锐的我自然看到了。「不会吧?这麽巧?踢中她那了??」
? ? 好像记得有杂志书上说过女人的阴部和男人一样脆弱,难怪她会那麽痛苦。
我苦笑了一下。
? ? 「你笑什麽?你踢伤了我还笑?」沒想到她也是这麽敏锐,而且语气中好像
有点戒备,可能是怕我看破了她伤在重要部份。
? ? 「沒什麽,我只是苦笑而已,自己这麽背,踢伤了你!」爲了不让她继续戒
备,我赶紧转移话题:「你是让我送你回家还是到医院去?」
? ? 「送我回家吧,也不是很严重。」
? ?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我还乐得送你回家呢,省得我破财!」我心理暗暗
的高兴,却不敢表露出来。
? ? 「好吧,你家在哪?」
? ? 「就在前面的中学里。」
? ? 「什麽?你家在学校里?什麽学校?」我赶紧问道。
? ? 「XX中学。怎麽了?」
? ? 「太好了,我也要到那去!」我有点兴奋,终于找到向导了。
? ? 「哥哥,你怎麽也要去那?」她终于开始对我有点礼貌了,正确的说是应该
消除了戒备。
? ? 「边走边跟你说吧,时间不早了,我得赶时间办正事。来吧,我背你走!」
? ? 我把背包换到胸前,矮了矮身子在她面前。
? ? 「这个……不用了,我还是等会自己走吧!」
? ? 「不行,我得赶时间,需要你带路呢!」我不由分说把她强行背在了背上。
? ? 但心里不由得有点奇怪,乡下的孩子不是好单纯的嘛,这孩子怎麽好像不那
麽简单?
? ? 小女孩在我背上也沒有挣扎,乖乖的顺从了。把她背在背上这麽近距离的接
触,使得她胸前的小花蕾在我背上软绵绵的触感,再加上处女的幽香在我鼻孔钻
来钻去,弄得我想起刚才的一幕,下面又开始有点反应了。
? ? (三)
? ? “小归小,发育到是蛮良好的嘛,现在的女孩子真早熟。”別说,这小妮子
在我刚才的一翻观察下,得出结论是个小美人胚子。她有着鹅蛋型的脸庞,一双
清澈的大眼睛,秀灵的美目中似乎涵着汪汪的清水,小巧的琼鼻找不到一丝的瑕
庛,配着樱桃般的小嘴还有那一口整齐的贝牙,我实在无法想像一个出自农村的
小女孩子会有这麽 ;好的气质。
? ? 感受着她软如棉絮的身躯在我的背上,我心里不由得邪念涟漪。好在这路上
沒什麽 ;人,不然的话看到我那挺枪负美的样子我就糗大了。
? ? “哥哥,你到这来干什麽 ;啊?”小女孩的问题打断了我的遐想,也
好,分散一下注意力,不然我在心理上也接受不了对一个未成年少女有如此犯罪
感的行爲 ;。
? ? “我是到这来任教的。对了,你叫什麽 ;名字?小妹子!”
? ? “你是老师啊?太好了,哥哥你叫什麽 ;?我该叫你什麽 ;好?
你教什麽 ;的?”听到我介绍自己是老师,这妮子好象有点兴奋,说话的
语速特別急,一连串的发了好几个问题,把我问她的问题都撂在一边了。
? ? “我姓李,你在这中学读书吧?那你可以在学校里叫我李老师,课后嘛,你
叫我李子哥好了。我是教语文的。”
? ? “哦,李子哥,李子哥,嘻嘻!”
? ? “干什麽 ;啊?”
? ? “沒事,觉得好玩呗!”李子是我同学帮我起的外号,沿用至今,所以我并
不介意她这麽 ;叫我。
? ? “还沒回答我的问题呢,说,叫什麽 ;名字?”我开始摆出老师的尊
严,有点命令式的问她。
? ? “我叫蒋丽丽,干嘛对人家凶啊?”她觉察到我的语气,有点不高兴了。刚
才得罪了小美人,人家还沒和我算完帐呢,我还想对人发飙,真他妈的该骂,我
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 ? “好好好,是我不对,以后我都小声细气的和你说话好了吗?丽丽小姐。”
我赶紧赔不是,她听到我赔不是后又开始高兴起来,这时候她的两只手从我肩膀
上环到我脖子上来,甜甜的笑着,娇嗔了一下,“算你了!”
? ? “对了,你父母是这学校的老师吗?”
? ? “我爸爸是校长,我妈……我妈妈前年被车撞死了!”她犹豫了一下,声音
有点呜咽。我心里不由得一惊,“乖乖,一来就误伤了校长的宝贝千金,不要倒
楣就好。”同时我心里也多了几分对这孩子的爱怜。
? ? 就这麽 ;默默无语了几分锺,我忽然感到肩头有点湿润,耳边听到鼻
子一缩一缩的抽泣声,“乖,別哭哦,是哥哥不好,不该提起你的伤心事。”
? ? “哇~~~ !”
? ? 天哪,不说还好,一说这妮子哭得更凶了,两只手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几
乎害我喘不过气来。我沒法子,只好给她讲笑话,在说了N 个笑话之后我终于听
到身后“扑哧!”的声音,笑了,呵呵,目的达到。
? ? 我转过头看了她一眼,只见她略微红的美目上涵着泪水,小脸有点红扑扑的,
嘴角正露着一丝笑意。这梨花带雨的样儿把我看得呆住了,连路都忘了走了,就
那麽 ;定定的背着她杵在路上。她有点不好意思的垂下了眼睛。我也发觉
了自己的尴尬,赶忙说“还好哦,別到了你家门口你爸爸还以爲 ;我欺负
你呢,他一怒之下砸我饭碗我只好卷铺盖回家罗!”
? ? 果然她又“扑哧”的笑了,得意的说,“本来就是你踢伤人家的嘛,你敢不
承认?”话一出口,我又象斗败的公鸡一样。
? ? “是是是,我招了,我投降!哦,对了,你伤怎麽 ;样了?还疼吗?”
我想到这不由得又关切的问。
? ? “早就不疼了!”
? ? “啊?那还赖在我背上?”
? ? “就罚你背我!嘻嘻!”她仍然得意的在我身后笑,还故意动了动身子。
? ? “好哇,你整我?!”我抓住她的腿部手腾了一只出来,狠狠的在她屁股上
打了一记。
? ? “哎哟,你敢打?你再打,再打我就哭!”她狠狠的威胁我。
? ? “不敢了不敢了,我认了就是了。还要不要我背着?”
? ? “要,怎麽 ;不要?本小姐还沒有享受够呢,继续,快走,驾!”她
以胜利者的姿态在我肩膀上大力拍了一下,我们又继续赶路了。
? ? 我心里还在回味着刚才那一巴掌打在她圆润的臀部的感觉,“好有弹性,好
丰满哦,啧啧!”我又吞了吞口水,其实一路上过来我都有几次想摸她的屁股,
只是那时候的心情不同,始终沒下手,现在好了,终于有机会和她的香臀来了个
亲密接触,爽!
? ? 这一路上就在我蓄意吃豆腐下走了过来,对我来说,背着这麽 ;一个
小女孩来说并不是件苦差事,况且她也沒有留意我的恶狼行径,就这麽 ;
嘻嘻笑笑的和我纠缠着。
? ? 约摸又走了10来分锺,我看到了前面有些民居,三三两两的分布在路的左右,
“到了吧?应该可以下来了吧?”走了这麽 ;久的路,我不用装也累得喘
着气问她。
? ? “嗯。”
? ? “那你可以下来了吧?大小姐!”
? ? “嗯。”虽然她从鼻子里嗯了一声,可是好象她丝毫沒有下来的意思。
? ? “下不下来?”我在她的屁股上扭了一记,“哎哟!”她挣扎着下来了,却
沒有责怪我,我有点奇怪的看着她,她咬着下唇,脸有点红红的,垂下了眼睛不
敢看我。天,不会吧?难道刚才她一直真的很享受?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小妮子
被我撩起了情芽,现在这样子一脸的思春样。
? ? “天哪,我在干什麽 ;啊?人家还是个未成年的少女啊!”我心里哚
;哚 ;不安的想着,有点后悔刚才对她做的一切,心里充满了愧疚感。我
知道再不打破僵局连我都会跟着尴尬。
? ? “学校在哪呢?学校里面应该有住宅区吧?你家是住学校里面吧?”我像是
在问她,可又有点象自言自语,我两眼扫视着前方,却不敢看她一眼。
? ? “跟我来,李子哥!”她似乎恢复了正常,过来牵着我的手拉我走了,她的
手心很软,还有些湿润。我看了看她走路的样子,挺好,刚才的伤应该沒事了,
这时候我才彻底的放下心来。
? ? (四)
? ? 在丽丽的引导下,我看到了一座破旧的大门。从铁栅上的锈迹可以想像它的
年岁已经很长了,大门旁边有个小瓦房,开着个窗口,我想那应该是门卫的值班
室了,于是我走到那去,说明了我的来由,门卫沒有留难我,让我进去了。
? ? 这所学校真的不算大,我只用眼睛那麽 ;扫视一下好像已经参观完毕
了。校中央是个篮球场,球场两旁的的篮球架子也在诉说着学校的历史;球场的
一侧就是一栋两层楼的教室,从砖石的顔 ;色上来看并沒有建成很久,我
估计是希望工程的贊助专案之一;教室的右侧是几间瓦盖的平房,瓦片似乎是重
新整饬过的,透过瓦房的视窗可以看到里面有些办公桌,我料想应该是以前的老
教室改成的教师办公室吧;教室的左侧也是一排瓦房,屋檐下有晒衣服的竹篙横
着,这就是住校生的宿舍吧?在教室的后面有栋5 层的楼房,似乎是和教室同期
的作品,有些阳台摆着花盆,有些晒着衣服,我知道那就是教师宿舍楼了。
? ? 现在是暑假,离开学还有那麽 ;一周的时间,所以看不到一个学生。
少了学生的喧哗的校园显得特別的安详,她是那麽 ;的朴素,那麽
;的成熟,我忽然发现我有点喜欢这的甯静,平时过惯了都市的喧嚣生活,在这
一刻,我觉得心情是那麽 ;的畅美。
? ? 就在我思绪如潮的时候,丽丽拽了拽我的手,“李子哥,走,我带你去我家!”
? ? “去你家?我得先到校长那报到再说。”我被她打断了思考回复到现实中来,
还好我沒有忘记自己来干什麽 ;的,先见了校长再说。
? ? “你笨死了,沒记性的脑袋啊?我不是跟你说过我爸爸就是校长吗?你不去
那找鬼来见你啊?”
? ? “哦,我忘了。”我确实有点忘了,同时心中又奇怪,“怎麽 ;现在
快开学了,校里的校务还沒有正常化?说不定是他老爸偷工减料躲在家里不上班
呢!”
? ? 在丽丽的督促下我和她来到了她的家,在那栋宿舍楼的3 楼。丽丽从胸口掏
出挂在脖子上的钥匙把门开了,她边在门边换鞋边叫道,“爸,我回来了!”
? ? “啊,终于野回来啊?”一个低沈略显得沙哑的男中音带着调侃的语气回着
她。
? ? “爸,你怎麽 ;这样说你女儿啊?有客人在呢!”这妮子撒娇的语气
确实能让人大晕其浪。
? ? “呵呵呵呵,谁来了啊?能把天不怕地不怕的你弄得害臊啊?难得哦!”丽
丽的爸爸终于从阳台外走了出来。他大概40来岁,和我一样架着付眼镜,看起来
很平易近人的样子,身体有点发福的迹象。
? ? “校长好!”这时还傻鸟一样的杵在门外的我赶紧立正站好,手上还提着我
那背包。
? ? “你是……?”他用手扶了一下镜框,似乎在找寻着记忆。
? ? “爸,人家是新来的老师,来找你报到来的。”这妮子嘴比我快多了。
? ? “哦,你好你好,欢迎欢迎,快请进来。”“你看看,我刚收到通知说有位
新老师来,沒想到你来得这麽 ;快,坐坐,丽丽,给新老师倒杯茶!”
“哎呀,我这家呀,髒乱得很,別介意啊。”我这麽 ;突然来造访,给了
校长一个措手不及,他正忙着清理沙发上的那些杂志报纸什麽 ;的。
? ? 茶倒上了,我和校长面对面坐在沙发上,前面只隔着一张茶几。“校长请看,
这是我的履历以及市局的通知证明。”“李少枫,22岁,刚从XX师范大学中文系
本科毕业……”他边看边自言自语着,丽丽也傍着他坐,伸出个小脑袋在凑哄着
看,两只大眼睛时而转个不停,不知道在想些什麽 ;。
? ? “我说小李啊,今天上午到市局开会去了,局里通知说分派一个新老师给我
们,我很高兴,下午我才从市里赶回来,沒想到前脚进门你后脚就报道了,哈哈!”
他真的很高兴的笑。
? ? “沒有令爱的指引我现在还得在外面晒太阳呢!”我也随着笑了,顺便看了
一眼丽丽,这小妞也沖着我甜甜笑了笑,让我再次看到她鼻子皱起几丝小皱纹的
可爱样。
? ? “不过小李啊,说实在的,你不觉得在这里委屈了吗?”校长可是个老鸟了,
看得出我年轻肯定不安心的。
? ? 我沈默了一下才回答,“我虽然心有不甘,但是我还是服从组织上的安排,
毕竟我还年轻,可以在基层多磨练磨练嘛!”虽然来之前我真他妈的想操市局局
长的屁眼,不过从刚进校门后我就开始改观了,觉得乡下也不错,朴实无华,可
以修心养性。
? ? “对,年轻人就要志比天高,也要经受得起考验!以后在这好好干,我相信
你会干好的。”
? ? “谢谢校长的鼓励,我会努力的做好工作。”
? ? “嗯,明天要开个全体教职工大会,传达上级的指示以及我们新学期的计划
工作,你也参加。”
? ? “好的校长。”
? ? “对了,校长,我在这人生地不熟的,你看是不是可以帮我安排个可以住的
地方。”
? ? “这是肯定的,不过现在校务处还沒正式上班,嗯,我看这样吧,暂时你在
我这住几天吧,不过我这地方不大,你得睡沙发哦,怎麽 ;样?”
? ? “好哇好哇。”我还沒来得及答应,丽丽已经拍手叫好了。
? ? 其实不住这我还能住哪啊?总不能枕着个背包躺树下过几天吧?但是我还是
客气的问到,“这……好象太打搅了!你看我这第一次来……”
? ? “沒事沒事,我向来相信自己的眼光,再说我这家沒什麽 ;值钱的,
我恐怕送你你都不要,哈哈。”校长看出我的心思,一句话把我的顾虑打消,我
也不得不尴尬的笑了笑。
? ? “好,今天你远到而来,我就代表XX中学的全体师生,欢迎你的到来,给你
接风洗尘,今天我做几个拿手的好菜,咱俩喝个两杯。”
? ? “好哦,我有口福罗!”那傻妞又乐了。
? ? “丽丽你陪李老师坐会,爸去买菜做饭。”
? ? “校长还是我去吧,我这初到府上,两手空空的哪好意思啊!”
? ? “你给我在这歇着,我不兴那套,再说了,你一天的工资还沒领呢,等你领
了工资再回请我吧。”
? ? “嗯,好吧,一言爲 ;定!”校长提了个菜篮出了门,房里只剩下我
和丽丽了。
? ? “李子哥,我带你看看我家!”丽丽有点兴奋的说。
? ? “好!”我无事可做当然答应下来。
? ? 这套房是个二室一厅的工薪阶层住房,一个较大的房间是校长的卧室,小的
那个房间自然是丽丽的,客厅里摆设也很简单,一个书柜,一套沙发,一张茶几,
一张饭桌和一个组合矮柜,矮柜上摆设着电视机和一套音响设备。校长那间房我
沒有仔细观察,只知道有个门通往阳台,丽丽的房间是比较少女化的,墙上贴着
一些明星的画报,一张卡通图案的宝宝床,床上的被子也是印着星星月亮等卡通
图案的印花,枕头旁边还有个小熊。床头柜有些女孩子的小玩意,什麽 ;
小石子啊,千纸鹤啊,五角星啊之类的,床尾摆设着一张书桌和一个小衣柜。
? ? “布置得怎麽 ;样啊?”丽丽得意的问我。“嗯,不错不错。”我敷
衍的回答她,其实我的注意力已经放到书桌上的那个相架上了。我伸手拿过相架,
很用神的看了看。那是一张全家福照,相片上的那个很美的女人应该是丽丽的妈
妈,这妮子颇得乃母遗传,神色间竟有五分相似。“真是天妒红顔 ;,可
惜啊,唉!”我心里真的替丽丽惋惜。
? ? “我妈妈漂亮吧?她以前是市里的舞蹈教练呢!”丽丽发现我的注意力转移
了,也凑过来,看到我手上的相架,无不敬慕的告诉我。
? ? 我怕她又控制不住情绪,赶紧逗她说,“是啊,你妈妈是个大美人,你呢,
嘿嘿,是个小美人。过得几年,你也会变成个大大美人了!”说完我做了个伸手
去勾她的下巴的轻佻样子。吓得她赶紧后退两步,一口啐道,“讨厌了,李子哥
是大色狼!”
? ? “嘿嘿,是啊,我是狼,我好久沒有吃东西了,终于让我看见你这个白白嫩
嫩的小美人了,別跑,快让我咬一口!”我童心大起,和她玩起了游戏。
? ? “呵呵,你抓不到我,啊~~~ 不要过来!”她跳上床抓起枕头对着我就是一
脑袋。我和她就那麽 ;互相追逐了一会,彼此都出了一身汗。
? ? “不玩了,我累死了。我投降了!”我生怕继续玩下去万一校长突然站在面
前就糟糕了。
? ? “我也累死了,唿~ 我先去洗个澡,李子哥,你闷了就看看电视听听音乐。”
说完丽丽抓了套衣服蹦跳着到浴室去了。我一个人傻坐了一会,就在屋内转了转。
我看到有个热水壶上面印着红字,拿起来看了看,“赠:92年先进工作者”落款
是市里的一所重点高中,“哦,原来校长是从市里调到这来的,嗯,不对,也许
是被下放到这来的,想必他以前也是个校里的领导。难怪我怎麽 ;看丽丽
都不象乡下女孩子那麽 ;简单。”我终于落实了一点猜疑。
? ? 过了一会,丽丽满身香喷喷的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这时的她头上松下了马尾
辫,长长的秀发只在头上随意的打了个结,上身换上了一件宽松的白色文化衫,
胸前的部位因爲 ;被那对小花蕾撑着,形成一条凹下去的沟壑,长长的衣
摆挡住了她的下半身,竟然使我在猜想她有沒有穿裤子,也许穿的是条内裤,她
的双腿原来是这麽 ;的修长,不愧有乃母的基因遗传。
? ? 我的喉结又紧了一下,好不容易咽下了口水,这时候我才看着她的脸,洗去
了烟尘的她肌肤胜雪的白,小脸蛋看上去都会觉得滑不熘手。糟糕,她那双要命
的眼睛正定定的盯着我看,我顿觉自己的失态,干咳了一声,明知故问的道,
“洗好了?”
? ? “嗯,李子哥,你刚才那样看我,我好看吗?”
? ? “咳,咳,好看好看。”被她似乎漫无心机的揭破了我刚才的邪念,我脸皮
再厚也得红了。
? ? “嘻嘻!”捉弄了我后这妮子得意的笑了一下,她把长长的衣摆在腰上打了
个结向我身边的沙发走来。过我身边的时候那要命的香气使得我大力的偷偷嗅了
两下,这时我才发现她穿着一条齐腿根的弹力沙滩裤。真不敢相信一个小孩子竟
然会这麽 ;性感,而且是那种要命的性感,我强迫自己压下邪念,暗暗告
戒自己刚才的愧疚感不要继续有下去。于是我沒话找话的问她。“今天下午你怎
麽 ;会在路上被我碰到啊?”
? ? “我本来和同学越好去抓树上的知了的。”
? ? “什麽 ;?你也爬树去抓?”
? ? “是啊,有什麽 ;好奇怪啊,以前我都抓了好多呢!”
? ? “难怪进门时你爸爸会问你从哪野回来了。哈哈!原来你这麽 ;调皮
啊!”
? ? “哼,才不是呢,你看我调皮过吗?”她有点爲 ;自己抱不平。
? ? “沒有,沒有,我沒见过你调皮,只是你的刁蛮好像我领教过了。哈哈!”
我逗她的结果是一本杂志扑面而来,不一会,校长刚整理好的那些报纸书刊好像
又重归原位了。正要和她继续鬧的时候,钥匙声响,门开了,校长买好菜回来了!
? ? (五)校长提着装满菜的篮子从门外进来了,丽丽先一步跑上前去。
? ? “爸,你歇会,我帮你拿到厨房去。”说着她从校长手里接过篮子飞快的跑
进厨房了,只剩我尴尬的看着校长,心里正着摸着刚才和丽丽打鬧是不是被他发
觉了,接着又一想,“我和丽丽刚才也是正常不过的玩耍了,即使校长知道想必
也不会怪我,况且校长好像对我印象不错。”
? ? 我承认自己确实是那种让人第一眼接触就産生良好印象的年轻人,所以我觉
得自己在杞人忧天了。“校长您回来了,外面可够热的,您坐会我给你倒杯茶。”
自从发觉他是从市里某重点高中下放来的领导后,我对他有点尊敬了。
? ? “呵呵,我说小李啊,你別搞错了,哪有让客人来伺候主人的,我自己来好
了,你坐着,坐着!”他的言意只是调侃一下,并沒让我感到喧宾夺主的不安。
一次灌了两杯白开水后他对我笑了笑。“好了,你和这野丫头玩着,我给你露两
手瞧瞧。”
? ? “哦,好的。对了,校长,我想借您这电话用用,给家里报个平安。”“电
话就在那角落上,你随便打,以后別太客气了。”他已经走进厨房正在系着围裙
的带子。
? ? “谢谢校长。”说完我就往家了打了电话报了个平安,老妈又是喋喋不休的
什麽好好工作啊,听领导的话之类的,在我耳朵忍受了一小会的唠叨之后,我才
发现丽丽已经坐在沙发上了。她白嫩的小手正拿着几张CD盘在看,见我打完了电
话,她从CD盘上收回她的美丽的眼楮,看着我,认真的问道,“李子哥,你喜欢
什麽样的音乐?”
? ? “音乐,唔,我沒有什麽音乐细胞,不过到是挺爱听些大自然的声音。”
? ? “真好,那就是这个了。我也喜欢这种声音。”她喜滋滋的把一张CD盘放入
机器里面。不一会,整个室内扬起了一种虫鸣蝉唱的优美旋律,我仿佛置身于一
片沒有污染的清新空气中,脑中一阵阵的祥和,这世间的一切俗事再与我无关。
? ? 就在我沈醉在这难得的一刻乐土中,鼻子传来丝丝的麻痒,“啊嚏!”,我
争开眼楮只见那妮子小手摸着前鬓垂下来的几缕秀发,两个小指头正在顽皮的绞
着,我装着恶狠狠的样子向她逼近,她却一点不害怕,反而沖我甜甜的笑。就到
距离她唿吸可闻的地方,她沖着厨房努了一下小嘴,我浑身杀气的样子马上变得
和泄气的皮球一样窝囊了。她又得意的笑了。
? ? 在这样的距离,我感受着她呵气如兰以及阵阵处女的幽香,脑中不由得一片
的眩晕,差点要迷失自己就把她按在沙发上,让我的双手去感受她青春火热的胴
体。
? ? “李子哥,喜欢吗?”她调皮的沖我眨了一下那宛如秋波的媚眼。
? ? 我艰难的唿出一口大气,装作听不懂她的双关语。“嗯,不错,很美的旋律,
谁作的曲?”
? ? “这是国外一个叫班得瑞的乐队作的曲《春之声》,我最喜欢了,我常听着
睡觉呢!”看到我和她有共同的喜好她有点兴奋。
? ? “好,以后我睡不着的话你就借我听!”
? ? “沒问题!”
? ? 我和丽丽坐在沙发上閑聊了一会,说的盡是她童年的趣事。不一会,围着围
裙的校长端着几盘精致的小菜到了饭桌上,“嗯,好香,一定要好好尝尝校长的
手艺。”闻到香味的我确实十指大动。
? ? “家常小菜,沒什麽好招待的,小李你別见怪就好。呵呵!”说是这麽说,
可我看校长那样一点谦虚的意思都沒有,看来这老小子对自己的厨艺颇有自信。
? ? “丽丽到厨房橱柜把爸爸的酒拿来。”丽丽答应着去了,回来的时候还盛了
几碗饭。我一看,是白酒,头就大了,平时我从不喝白酒的,啤酒倒是可以喝上
几支。本想和校长解释一下,可是那牛眼大的杯已经盛满了,沒办法,硬着头皮
喝几杯吧。有了一杯就有两杯,三杯黄汤下肚,胆子也跟着大了起来,轮到我劝
校长酒了。丽丽就那麽不停的给我们倒酒,谁的杯空就给谁倒,她把老爸也撂边
去了,有时候还跟我一起劝酒。
? ? 席间就谈些什麽风花雪月,琴棋书画什麽的,盡是些书生的本质,虽然我也
算得上是个书生,但我并不太喜欢这些,我一直认爲自己很另类。我还了解到校
长叫蒋言泽,以前确实是市里某重点的副校,在几年前爱人死于车祸后心情有点
压抑,该校的升学率下降了两个百分点,因此被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借机生事,而
他也看惯了校里的明争暗斗,自愿提请调离到这来了。
? ? 我对这中年丧妻的男人生出了一种忘年交的感觉。
? ? 晚餐也随着两个酒瓶的倒空而结束,这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锺了,丽丽打扫
着残局,我扶了校长回房去休息。这老小子,刚才还吹嘘自己有多能喝,现在居
然搞不过我这第一次喝白酒的毛头小子,或许是刚才提到些伤心事吧,所以他醉
了。管他呢,反正把他搞翻的是我就行了,我心里有点得意,一种胜利的得意。
? ? 丽丽还在厨房里忙着,我则坐在沙发上休息,我头脑也是一阵阵的眩晕。说
实在的,校长若能坚持几杯,恐怕现在倒下去的就是我了,今天又赶了一天的路,
不行了,我也得好好休息了。
? ? 我匆匆的洗了个澡,换上一套短装足球服,平时我就喜欢那麽穿着,本想把
换下的衣服乱扔一下,又恐第二天校长见到认爲我是个懒惰的青年,破坏了今天
他对我的良好印象,只好耐着酒劲洗掉,这时候丽丽也忙完了,她站在我身后看
着我洗衣服,她懂事的说道,“李子哥,你今天一定很累了吧?让我给你洗吧,
你还是早点休息好,我爸说你们明天还要开会呢!”
? ? “谢谢你丽丽,不用了,你也忙活了好一阵了,该休息的是你,我洗这几件
衣服用不了几分锺!”看到她懂事的一面,我用从未有过的柔情温柔的对她说。
? ? “我还不想睡,和你再聊会吧。李子哥,你怎麽不找个女朋友啊?以后你就
不用自己洗衣服啊。”5555555 ,这妮子一语中的,一提就提到我伤心事。
? ? “他妈的老子要是有女朋友的话还会待这鸡巴地方啊?”想归想,嘴上可不
能说,我只好苦着脸道,“沒办法,你李子哥人穷,带人家看场电影的钱都沒有,
哪敢追女孩子啊?”
? ? “哼,我才不信呢,李子哥这麽帅,又这麽会哄人,我相信一定是有很多女
孩子追你。”
? ? “呵呵,你这傻丫头,你还小,不懂什麽是市场经济的需要。別多管閑事,
倒是你啊,小小年纪把书读好,別整天看那些情情爱爱的小说太多,会教坏人的!”
? ? “你……,哼,好心沒好报……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不理你了。”被
我一阵抢白,丽丽红着脸跺着脚走了。其实我是有点故意把她气走,盡管她是那
样一个可爱的小美人。一想到她才15岁我就又发了一下良心的忏悔,唉,不如把
她看作一个妹妹吧,这样对我对她相信都是一个好结局。我苦笑着。
? ? 晾好衣服后我回到客厅里坐着,发现沙发上扔了一条毛毯,丽丽的房门却关
上了,关得不是很严实,还可以看到从缝里透出的灯光,我想这时的她也许正对
着她床上那只小狗熊生气呢。我也不理她,熄了灯躺在了沙发上,静静的看着天
花板,一会想起自己的往事,一会又想到自己的前程。
? ? “呜呜呜……呜呜……!”耳边似乎有断断续续的抽泣声,好象是从丽丽的
房中传来,我掀开毛毯走到门边,轻轻的推开门,发现这妮子正把头枕在曲起的
双腿上哭泣呢。“怎麽了?丽丽!”她不理我一个劲的哭,我走到床边坐在床沿
上,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抚摩着她的小脑袋。
? ? “傻孩子,什麽事哭得这麽伤心?是不是怪我刚才责备你?是我不好,我道
歉行吗?”我无限爱怜的小声说。
? ? 她停止了哭泣,终于抬起头看我,先前的调皮可爱荡然无存,只有着一种秋
后海棠般的凄美。她的两行清泪流到尖尖的下巴,汇成了一条下坠的珠链,我轻
轻的用拇指偕擦着她嫩脸上的泪水,一边柔情似水的说。“知道吗?丽丽,你真
的很美,李子哥最喜欢你了。”
? ? 我的手轻轻的擦干她下巴上的泪水,不自觉的我食指勾起来她的下巴,她乖
乖的闭着美目,长长的睫毛上还凝着泪珠,小小的琼鼻有点紧张的唿吸着,樱桃
小口似张非张,唿着一口口如兰的香气。看着她红润饱满的嘴唇,我再也忍不住
了,慢慢的向她凑近。四唇相接,果然那种微触电的麻痒感觉让我和她都震抖不
已,我的舌头叩开她的银牙,卷起了她的丁香小舌贪婪的咄着,她的小舌分泌出
甜甜的津液让我久久不舍班师。
? ? 我心底闪过一阵酥麻的感觉,手上忍不住也活动起来。原本抚在她背后的右
手探到了她宽松的文化衫前,隔着衣服爱抚起她那双尚未滋润的小花蕾。她沒有
穿乳罩,内里只是一件薄薄的褂衫,我隔着两层衣布仍然能感觉到她的乳尖正在
逐渐的变硬,手掌托住的下半部的乳房软如棉絮,手指触到的部分弹力十足,这
个青春的乳房让我爱不释手。
? ? 在我的爱抚下,丽丽终于喘着气,四片嘴唇的接触才告完毕。她羞红的脸颊
娇艳欲滴,流露的秋波透着浓浓的爱意。我正准备挥师北上的时候,谁知早已挺
起的小弟急速的兴奋,一股股能量不受控制的发泄在裤子上,我射精了。
? ? 凉凉的感觉吓了我勐地一跳。嗯?怎麽是在客厅啊?我伸手摸了摸裤子,粘
粘的滑不熘手。原来只不过是个绮梦,幸好我身上盖着的毛毯滑到了地上,要不
然第一天就给校长这画幅地图那就糗大了。
? ? 我看了看手表,凌晨两点四十分了。丽丽也早已经睡去,校长的房间只听着
一高一低的唿噜声。我摸到眼镜戴好站起身来,从背包里拿出内裤和一条干净的
球裤走去了浴室。虽然现在头还是有点晕晕的,不过思想却清醒了很多,沖了个
澡我顺手洗干净换下的裤子,不然第二天被那丫头发现了可不好。
? ? 我站在厨房里享受了一下从厨房窗外吹进来的晚风,虽是夏夜,可这个时候
的晚风还是带着丝丝的凉意,今夜的月亮虽不圆,却格外的皎洁,听着三三两两
的虫鸣蛙叫,让人觉得在这样的夜秉烛夜游也是件很美的事。我身上的水珠已经
蒸发完毕,我又准备美美的接着睡了,明天还得开会呢。
? ? 我借着月光走进客厅,正准备躺在沙发上的时候,却发现刚才丽丽那虚掩的
房门被风吹开了一大半。终究是个黄花闺女,万一第二天校长先起来看到的话不
好。我决定去掩好那扇门。